不能给党员这一称号抹黑

发布时间:2019-12-03

&nb―sp;从打我记事起ν,共产党员在我心中◁就有着一个很高大的形象,这种形象是那样的可亲可敬可信,这种高大巍峨的形象全来自我的父亲。

父亲今年72岁,是一个有着51年∝党龄的普通党员,1ⓞΨ959年闹灾荒,我的爷爷、姑姑和一个小叔相继饿死,在上高小的父亲,因为学校提供伙食,方才免于一难,父℃亲说,要不是上学,我也没命了,真得感谢那时候党对学в校的政策。由于感念着党的恩情,入党成了父亲孜孜以求的心愿,他也时时刻刻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1965年的那个秋天,在治◎河工地上,父ǐ亲的这一心愿终于得以实现。

上世纪70年代,农村招卫生员,一贯好学上۩๑进的父亲被物色入围,随后转为大队赤脚医生。那时候父亲是经常肩挎药箱巡回给老百姓看病▓。记得有次正吃着午饭,邻居家的孩子突然抽搐昏@迷,父亲听到哭喊,放下饭碗拿起药箱就冲出门外,直到邻家的孩子♣体征完全处于正常★,父亲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懵懂的孩提时代,不知有多少次,正值吃饭时,有病人家属来请,父亲放下饭碗就走;不知有多少次,觉睡得正酣,被响动声惊醒,发现父亲穿衣出诊;≈也不知有多少次,‰饭都凉了,还不见父亲回÷来,▀天黑透了,还不见父亲归家,我知道他是在为¨病人看病。他说,当医生就是为人民服‥务,不能给党员这一称号摸黑。当☆时,大队有四۩名赤脚医生,◐分布在不同的区域,但一些病人家属舍近求远也要来找父亲,这应该是他们最好的认可和信赖。有的病人为了表示永恒的感激和纪念,๑·ิ.·ั๑要把子女认给父亲做“干儿子”“干闺女&rdqⅢuo;,父亲劝∷慰说,“治病那是我的责任,也是一个医生最起码的良知,可是不◥能兴这一套!”父亲的辛劳和付出换来的⿰是一张张“优秀共产党员&rdquo∑;的奖状,是以压倒性的票数当选为县人大代表,这也是激励κ我发奋自强的动力和源泉。

我因为身有残疾┕,在当时那个年代无缘大学校门,下学后,父亲经常开导我,身体残疾↖不可╠╡怕,最害怕的是“心残&rdqⅨuo;“志残”Ш!在农村老家的日子里,我勤奋自学,ㄨ不断地在上级新闻媒体发表文章,随后走进了政府机关担Ⅶ任临时工,2007年★我的身份&◥ldquo;由临转正”,其间,我还通过自学获得了本科文凭,圆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梦з”。2014年经过人事部门Ё转为国家干部。只要你愿意┒为国家●·做贡献,国家也不会忘记你亏待你。2013年,我作为驻马店∝市计生系统职业道德模范在全市作典型发言(全市两位),2¤0155月出席全省残疾人自强模范表彰大会。

能够成长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在庆幸自己赶上好↕时代的同时,无不得益♧于父亲♨这名普普通通的党员对我的影响和感召!更值得高兴的是,正在天津上大学的儿子,在爷爷的言传身Д教下,也已成了一名预备党员。(陈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