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康复是座未来大金矿,这里有一份它在中国最真实的现状观察

发布时间:2019-11-25

在前南斯拉夫著名▅▆的影片《地下》里,导演库斯图里卡让片中人物在战争结束后相聚在一片割裂的小岛上,回到往日℡的欢声笑语中。这部经①典的二战影片用超现实的方式记录了这个国家的灾难,也试图用影像修复人们心灵上的创伤。

 

二战带给人类历史进程的影响方方面面,康复医学是其中最为直接的方面之一。≈

&nbじsp;

1939年到ⓔ1945间,西方国家开展为负伤士兵、工人的治疗护理项目,在骨科和物理医学的基础上,形成了物理治疗、作业治疗、语言α治疗、心理治疗、康复工程等多学科协同治疗的工作模式。

 

战后,Ⅺ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家通过了支持保健辅助人员培训、建立医院、创建医疗└保险和公共医疗补助制度的法案∪。康复医学也在各国被大力提倡,运用到和平时期。

 

相比之下,在中国,康复医学的概念和地位都有些黯〤淡,尽管它和预防医学、临床医学、保健医学一起被WHO定义为第四类医学。

 

中国康复研究中心๑常务副主任李建军对其的定义是,“真正意义上的康复医学,〆是指综合应用各种有效措施,减轻并代偿伤病残者的身心功能障碍,使残存功能得到最大限度改善和发挥,以最◑↔↕▪佳状态回归家庭、参与社会。”

 

运动康复这个名词则显得更为新鲜。

 

作为康复医学里Ⅲ的一个分支,根据懒熊体育《2016创业白皮书》,运动康复包括三个方面:运动损伤/创伤的诊断和治疗;术后或运动损伤/创伤后,非手术的身体功能恢复和训练;改善身体功能,将其提高到可以参与竞技比赛的状态。

 

北京体育大学Ψ是中国第一个开设运动康复专业的本科院校,至今不过8年。苗欣是这批学生里最为显著的代表,完成博士学位后继续深造,成为北京大学医学部博Δ士后,“我们这个行业,太需要各方推动了”,从苗欣身上,时常能听∽到关于责任和焦虑的感慨。

 

教育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在运动康复这个领域,几乎所有创业者都众口一词地提到人才匮۩乏,匮乏到什么程度?据懒熊体育不完全统计,ǐ全国开设该专业Ё的院校在40所左右,而以每届人数最多的北体大来说,每年100个毕业生已是上限。

 

开设运动康复相关专业的院校名单。

&nb∝sp;

这个数字少吗?相比于全国各大高校常规设有的新闻学、计算机等专业,&ldфquo;九牛一∑毛&rdquo⿻;这个词更为贴切。但对于康复池子里本身就不多的创业公司°゜来说,这个“少”有些不同的含义。

 

以运动康复创业发展最为火热的北京为例,据懒熊体育不完全统计∈,较为成熟的运动康复工作室,包括北京弘道运动医学诊所(以下简称弘道)、英智康复中心、陈博士体能康复工作室、抒坦康复中心、健行者运动康复、小冉哥健康运动中心、刘东森工作室、周琳工作室▁▂▃▄、☼A-T集团等。在工作室之外,则包括了以北医三院和积水潭医院为代表的公立医の院,一小部分高端私立医院,以及一体化解决方案提供商如动能趋势这类型的公司。

 

以经营超过4年,开设两家诊所的弘道为例,康复师数量整体10多个,设置有市场、公关、⇔销售等部门,整体团队40余人。不过,有一个更可能的现实是,高校基础人才的储备并未匮乏到无法满足当前市场,主要体现在资深康∏复师⿲的™缺乏。

 

2011年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的王坤对此深有体会,2014年创立抒坦运动康复中心以后,王坤从2015年3月就开始着手扩充人才,接近2016年底,将康复师团队增长了3倍,自此开始筹备第四家店,从单店营收过200万的情况来看,王坤迈出的复制化这一步值得期待。

 

还不能〾下判断的是,离开了“土壤肥沃&rdЕquo;的北京,二线城市受众对康复认知的薄弱会不会成为新的短板。

 

与人才匮乏更令这个行业创业者们苦恼︴的,是如何获取更多客源。

 

有着首都医疗集团背景的英智运动康复就曾在这个问题上曾苦恼过一阵。“╳集团决定开始做运动康复™这块的时候,我推荐了一些自己的朋友过来"体验&rdquↀo;,英智康复集团副总裁李敬葳曾对懒熊体育说,ì“后来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大◈家都觉得很好,但是很少人愿卌意为此付费”。

 

李敬葳的困惑不久后便从康复治疗师身上找╯╰到了答案。

&n▧bsp;

&╪nbsp;相关链接:运动康复产业在中国真实的现状观察2